好运快3

文檔庫

最新最全的文檔下載
當前位置:文檔庫 > 幸會,媽媽 張春閱讀附答案

幸會,媽媽 張春閱讀附答案

幸會,媽媽

張春

我媽年輕的時候是一名會計,在食品站工作。那個年代的屠夫看不起坐辦公室的,男人看不起女人,雙重歧視。我媽媽不服,就學會了殺豬。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孩,穿著黑色的皮圍裙,按倒一頭豬,手起刀落,干脆利落。后來我媽走到哪兒,那幫屠夫叔叔們就跟到哪兒。她的本職業務也項呱呱,現在已經60多歲,對數字依然非常敏感,心算精確到個位數。

我們小時候愛吃手指,把手指甲都啃壞了。她就給我和哥哥在胸前吊了一粒甘草片。因為甘草片比手指頭好吃,我們就不吃手指頭了。我4歲的時候,看到其他小孩子在高樓外的屋檐上追跑嬉鬧,也想跟上去。媽媽沒有打我罵我,而是去買了一個大西瓜,帶我們站到那個樓頂上,瞅著下面沒人,把西瓜扔了下去,然后說:“你們看,摔下去就是這個樣子!”

還有一次,在家里看電視劇《哪吒鬧海》,看到哪吒自殺的時候,我一邊傷心地大哭,一邊去上學。走出好遠,后邊遠遠傳來媽媽的聲音,她邊喊邊跑:“哪吒沒有死—被他師父救活了—不要哭了!”她起碼追了200米。

我不到8歲的時候,媽媽就和我說,不要讓男人和你太親密,更不要讓男人碰你。洗澡上廁所,就算是爸爸、哥哥也不能看。上小學四年級時,一次我和另外兩個小女孩走在路上,一個20多歲的男人來和我們說話,然后挨個兒抱我們,說要掂掂有多重。我看到他抱起一個女孩,撩起了她的衣服,突然覺得不對,大喊一聲:快跑!——很難想象,如果沒有媽媽的早期教導,當時會發生什么事。

我初中的時候第一次收到情書,非常憂心,試探地拿給媽媽看。媽媽仔細地看完,然后笑瞇瞇地疊起來還給我,說:“青春真好,還有人給你寫這樣的信。”我后來聽說很多女孩子不再對媽媽說心事,就是從第一封類似的書信開始的,而我卻松了一口氣,好像今后沒有什么事不能和媽媽說的了。

但我們之間也不都是美好時光。青春叛逆期,我也跟她吵過,說:“等我長大了,還了你們的錢,我就再也不欠你們的了!”媽媽沉默良久,嘆了口氣,說:“我們大人有時也心情不好,你看看《還珠格格》里的小燕子,總是逗阿瑪高興,你就不能也哄哄我嗎?”

小時候上學,爸媽很少接送我,下雨也一樣。家里的傘都是長柄的大黑傘,我個子矮,不喜歡帶大黑傘,所以經常淋雨。過了十幾年,我隨便抱怨了一下這件事,媽媽后來幾次跟我說:“那時候我怎么就那么蠢,不知道給你買一把小傘呢?我們也是

第一次做父母,你要原諒我們啊。”又一次回家,她給我買了一把最輕便的小花傘。那時我已經30歲了。

后來爸爸病倒了,她去陪護,不眠不休的40天,她竟然還胖了些。她說雖然沒有怎么睡覺,但爸爸吃剩的東西,她都攪一攪全部吃掉了。情緒上受不了的時候,自己跑到廁所里哭一場。爸爸終于走了。她規定自己每天只準痛哭一個小時,剩下的時間就要振作起來。她說:“要瘋掉還不容易?可我瘋了,我那兩個孩子怎么辦?”

命運是猜不透的。爸爸去世僅一年,我剛上大學,卻突然得了一種怪病。等她走進我的宿舍,我已經躺在床上不能動了。是她背著我,一家一家的醫院去看。當時在北京看病太難了,每次排隊要排四五個小時。我想,媽媽的心該被燒焦了吧?稍有閑暇,她就摸著我因為打了好多針而布滿淤青的手,說:“不知道有沒有哪個神仙,把你的病摘下來放在我的身上。”在北京治療了三個月,醫生都說住院沒有意義了。但媽媽心不死,她照樣背著我,到處尋訪偏方和療法。稍有希望,就專程攆了去。最后,她竟然自己研究醫書,自己開藥試針。她甚至琢磨出一套按摩手法,能準確地摸索出我任何地方的疼痛,最后對癥下藥。

好运快3 北京pk赛车是正规的吗 重庆正规大小单双计划 上海时时官网 河北11选五怎么玩不赔钱 如何藏分出款 重庆时时开奖现场直播 412388无错别36码 时时彩绝龙虎和密算法 浙江大乐透走势图 二八杠怎么压才能赢钱 pk10免费智能杀号计划 彩神计划总站 北京pk拾计划两期 排列三复式稳赚 欢乐生肖论坛 免费计划软件app大全下载